中國房產網 --中國房地產投融資信息第一門戶 -www.685417.icu-

房產新聞

合作動態

時事焦點

規劃設計

投資機構

財經視角

活動交流

在線咨詢

/ - 搜文章
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焦點人物 >> 領袖訪談 | 羅韶穎與觀點面對面:我的地產相對論


領袖訪談 | 羅韶穎與觀點面對面:我的地產相對論

  如果你的青春在80年代度過,那么余生無論走向何處,整個80年代永遠會與你一起,因為那是一代人的精神故鄉。

  8月1-4日,博鰲房地產論壇將連續第十八次在海南舉辦。十八年來,幾乎所有房地產英雄人物及標桿企業,都參與了這個全行業年度盛會。

  我們尋找中國地產商業領袖們的獨特故事與視野,尋找引領中國地產創新與發展的力量。當他們的故事放置于中國房地產的宏大背景時,我們也就擁有了一種不一樣的解讀中國房地產的路徑與模式。

  觀點地產網  羅韶穎匆匆走進會客室的時候,我們正在和她的手下討論采訪細節。無論何時,她總是走路帶風,身邊的人都被潛移默化地影響了。

  印象中,羅韶穎出席公開場合多選擇簡單的黑白色套裝,今天她穿了一身印花連衣裙,略施粉黛,但隱約可見些許疲色。她說自己經常兩三點才睡覺,每周幾乎一天上海、一天重慶,其余時間在其他城市的生活,更令她感嘆“人生苦短”。

  簡單的寒暄過后,我們很快進入了話題。羅韶穎的語調柔和,語速較一般人稍快些,3個小時的對話,她侃侃而談,身體始終倚靠在沙發上,狀態放松如朋友間的聊天。

  這是東原集團上海總部的會客室,面積不大,裝修簡單而精致。淺灰色地毯,棕色皮質長沙發,搭配三角形的深棕色木茶幾,圓形吊燈,木質墻體上抽象派的畫作,開放、明快的現代氣息十足,也顯露出這家企業的氣質。

  作為女性領導人,羅韶穎對團隊十分重視,東原集團搬到上海時,她曾寫過內部公開信鼓舞士氣,平常也會用寫信的方式和團隊溝通。

  她會親自面試核心管理團隊的候選人,憑著巧妙的提問或直覺,選擇她認為“人以類聚”的伙伴,這樣的團隊也成為她引以為傲的地方,“我從外界聽到的口碑,說很多人覺得東原的一個特色是團隊狀態、企業氛圍很好。”

  顯然,在男性主導的地產行業,女掌舵人的身份不可避免地為她帶來了話題和比較,但她并不太在意。女性特有的柔韌,廠礦子弟的背景,加上從小接受的教育以及留學經歷,更使她選擇傾向于專注自身,帶領東原走一條差異化的特色之路。

  當我們談及房企的規模話題時,自嘲是數字盲的羅韶穎輕輕一笑:“我真的不太敏感銷售規模,每家都要做幾百億幾千億,可能嗎?”

  不過,她還是以另一種方式表達了對規模的關注:“50強之后我們還是要進30強,沒辦法,它有非常現實的含義。”

  2007年起執掌東原,一路厚積薄發,帶領公司從年銷售幾千萬發展到行業50強,羅韶穎給自己的定位是創業者——在行業環境急劇變化,競爭白熱化的現實前,不斷地再創業是她和東原的宿命。

  長于80年代

  如果你的青春在80年代度過,那么余生無論走向何處,整個80年代永遠會與你一起,因為那是一代人的精神故鄉。

  羅韶穎成長在這樣一個年代,73年出生的她是典型的廠礦子弟,有個年長4歲的哥哥,家庭條件在那個年代是典型的中產小康。

  廠礦出身的人大多都有一種感覺,這里有自建的學校、醫院,生活穩定,衣食無憂,鄰里街坊既是同事也是朋友,是個溫馨的小社會,這也是她喜歡在原聚場等產品中體現社區小社會概念的根源。

  羅韶穎的小學到高中,是中國的80年代。那是彌漫著理想主義、開放精神和浪漫主義的一代,全民閱讀的景象巍然壯觀,校園、廣場、街頭,任何公共場所里,你都能見到埋頭讀書的人,物質匱乏的青年們唱著《一無所有》,精神卻是前所未有的富足。

  在文化環境里長大,羅韶穎的閱讀面十分龐大,一年級就已經在看《紅樓夢》,基本上什么類型的書都看,無形中思維和世界觀已經逐漸構建。直到現在,她依然堅持一定的閱讀量,并自稱標題黨,對當下的碎片化閱讀表示認可。

  大學時代,羅韶穎遠渡重洋留學美國,接受西方教育。1998年回國后,到深圳先后做了國泰證券投資銀行部項目主辦、華夏證券投資銀行部業務董事。

  這段時間,哥哥羅韶宇已經開始創業,組建了中奇公司(迪馬股份前身),主營防彈運鈔車和警用車。4年后,迪馬股份市場占有率全國第一——羅韶穎告訴我們,國內很多機場的登機橋其實也出自迪馬。

  2003年,羅韶穎回到重慶,進入東原,她的事業迎來了新契機,從此不再是高級職業經理人,而是轉換為創業者的身份。相比于之前在金融行業的游刃有余,一入地產江湖,需要面對不斷變換的行業形勢和激烈的競爭。

  “我是從分管營銷部門開始的,當年我們的營銷團隊被我逼的那真是欲哭無淚。”回憶起過往,羅韶穎感覺歷歷在目,又感慨恍如隔世,“那時我們銷售才幾千萬”。

  從年銷售幾千萬,到2017年近300億規模,羅韶穎一手帶大了原本只占集團很小部分的東原,憑借的則是一股沖勁和韌勁。

  以進入上海為例,作為一家外來房企,上海市場向來不是能輕易拿下的,“開始也覺得很難,但我覺得不能放棄,跟進了一段時間,第一塊地是底價拿到的。”

  拿下上海的第一塊地后,羅韶穎就籌劃著要搬去上海。雖然因此多了不少麻煩甚至成本,但羅韶穎認為,“得到的遠遠大于失去。”

  不錯的產品口碑讓這家重慶房企接連在上海拿地,2017年,東原全年合約銷售298億元,實現營業總收入95.38億元,其中上海區域就貢獻了32.49億元的營收,占全國營收逾三分之一。

  在上海,東原站穩了腳跟。

  創新無處不在

  從80年代走來,羅韶穎身上開放、浪漫的烙印在東原隨處可見。相比多數管理者對各種指標、數據、規模的關注,羅韶穎更多思考和在意的是戰略把控和團隊文化,“我很幸運,我們的CEO楊永席是典型的理工男,數目字管理一流,進取心和競爭意識很強,他就會很關注行業里發生的事,同行又在做什么等等,跟我之間正好互補。”

  在這家以創新為基因的企業,常常也會因董事長的一個新想法而備受“折騰”。比如東原的原聚場,一開始在推動時,就受到業務部門的各種“抗拒”。

  “具體做項目的人會覺得做這些不劃算,一開始不能理解它的軟價值。”不過一旦決定了,不管員工認同還是不認同,羅韶穎會堅決地推行下去。早些年,她甚至在有一年的年會上,批評創新推不動的問題。

  作為一個創業者,不強勢不行。

  在員工眼中,他們的董事長是一個要求完美的人。但久而久之,創新的效果得到驗證后,員工便能夠理解和接受。

  創新和學習的態度無處不在,羅韶穎跟我們說起了以前在香港居住時見過的屋邨華富邨,和里面很有名的菜市場。

  本是很普通的菜市場,卻被打造成一種商業模式,這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這也令她篤定,創新其實并不一定需要花很多錢,能夠有效解決客戶痛點的,才是高級的創新。

  還有一次,羅韶穎帶領公司其他五名中高層去外地考察,住酒店時,羅韶穎安排大家分到六個具有不同特色的酒店去住,學習不同酒店的裝修特色和運營理念。

  不太關注外在指標的羅韶穎戲稱:“東原應該是最像互聯網公司的地產企業,也可能會成為行業里的‘奇葩’。”

  靈敏的直覺,也令東原在并購這件事上走在大多同行前面。2013年,重慶本地一家規模不算小的房企找到羅韶穎,希望將項目賣給東原,轉型不再做地產。那時起,羅韶穎隱約意識到,行業形勢已經在改變,“以前從來沒覺得這么迫切”。

  2014年,羅韶穎在東原內部會議上提出要做并購。2016年,東原有70%的貨值是通過并購拿到的。再后來,并購逐漸在地產企業里流行起來,不少房企憑借并購規模沖至行業前列。

  基于對政策和經濟形勢的判斷,2017年,羅韶穎開始帶領東原往兩個方向走,一是拿地方面,重點是產業地產和一二級聯動;二是產品創新,重點是社區社群、適老適幼。

  “未來的十年,我覺得中國在全球化經濟體系里最適合的角色還是一個制造大國,只不過是升級后的制造2.0。而在當前的大時代背景下,當金融體系還難以及時有效支持產業升級的時候,我們等于是在給這些面向未來的產業做服務,具體而言,就是把產業現在需要但難以拿到的投資,從可能太遲的未來提前到現在給到這個產業,這樣,我們產投公司的角色就有它存在的必要性、合理性,就是可持續的。”

  談產業地產時,羅韶穎流露出更強烈的信心。作為一個跨行業的房地產公司,背靠以制造業起家的迪馬股份,羅韶穎認為,東原的團隊不僅對產業邏輯有更強的理解力,同時還積累了很多優質的產業合作伙伴。

  看起來,她對于東原的產業地產充滿信心。

  小目標與底線

  大約10年前,羅韶穎跟團隊畫藍圖的時候,為東原定的終極目標是中國地產界的前20名。排名是她更喜歡用的衡量進步的方式,但整體來說她對規模、排名都不是很關注,直到現在,她依然更樂于專注產品和商業模式創新、團隊文化等領域。

  不過,隨著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,大環境的變化讓羅韶穎不得不承認規模的重要性。成功進入50強后,東原有更進一步的目標:“下一步是30強,再下一步是20強。我覺得到了TOP20,可能才真的安全了。”

  相比于利用高杠桿來沖規模的激進做派,羅韶穎更愿意找到一個安全邊界,在為數不多關注的指標里,她很在意的一項就是負債率。據她透露,7月份東原會還掉一批公司債,而現在手里有差不多60億的現金,這樣可以保證他們度過這一兩年的冬天。

  顯然,對于行業形勢,羅韶穎不甚樂觀,她將其比喻成一場交響樂,認為各種要素間的沖突都幾乎已經發展到了最高峰,就像所有樂器都已經竭盡全力,整部交響樂的演奏正在接近最高潮,高潮之后歸于平淡,也許兩年之后,行業會進入一個相對更理性的平臺期。

  言外之意,當下行業激戰正酣,但她不打算在這個時候做任何冒險,“小目標已經完成了,沒有必要在風險最高的時候去給到自己壓力。”

  據觀點指數統計,今年1-6月,東原的銷售額為240.3億。而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,東原已擁有超1500億的貨值儲備。

  當大公司不得不用規模換空間,穿上紅舞鞋時,對東原這樣的中型房企而言,規模和排名是一條保證安全的底線。在這些數字之外,羅韶穎看到的是消費升級、市場需求細分里的廣闊空間,以及未來。

  也因此,她會在公司上下不遺余力地推行創新,因為她清楚,在龐大的地產第二梯隊,必須要有足夠的特色和產品力才能從中脫穎而出。

  近3個小時的對話中,羅韶穎一直很專注。在提問時,總是耐心聆聽從不會打斷,也不會敷衍回應。這幾年參加過大大小小許多論壇的她拒絕套路的發言,不時也會打趣一旁的下屬。

  最后,當我們試圖更多了解她的個人生活時,羅韶穎依舊快人快語。到處跑市場的她吐槽時間不夠用,越來越多地錯過電影院的排期,嫌棄一般的運動枯燥,于是選擇學泰拳以獲得更多成就感。

  對于家庭問題,羅韶穎也不像多數企業管理層那樣小心回避,提到10歲兒子時她流露出了幸福的煩惱。

  接受我們采訪的那個周末,她又要帶著兒子參加一年一度的夏令營,過往每年她都會抽出兩周時間全程陪伴,她稱這是“關鍵時間,有質量的陪伴”。

  不過,今年她可能會先回來工作,一是工作越來越繁忙,二是她覺得兒子已經到了要開始學會獨立的年紀。

2018-07-25 10:49:03 來源:中國房產網 瀏覽:1183
分享到微博里去: 更多
站內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 共有0人評論查看所有評論(網友評論僅為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亚博yaboApp